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山水畫 > 典雅澄靜的筆墨詩境——陳嘗石山水畫的意境之美

典雅澄靜的筆墨詩境——陳嘗石山水畫的意境之美

更新時間:2020-09-06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087

中國山水畫重達意抒情。表現意境歷來是山水畫構思的核心,它關系到作品的深度、格調及感人力量的強弱,因此,山水畫大家李可染先生說:“意境是山水畫的靈魂”。

陳嘗石,自幼酷愛書畫,遍臨古之諸家,博取眾長,融合貫通,修為日深。1989年深造于中央美術學院,深得 趙友萍 ,王文芳諸先生教悔,厚積薄發,終有所成。2011年中國國家畫院,榮寶齋畫院程大利山水畫研究工作室畫家。近些年作品多次在多種大展獲獎,多幅作品被加拿大,日夲,新加坡等外國友人收藏。現定居北京,專業從事中國畫創作。出版有《陳嘗石山水畫集》等。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山水畫協會會員, 國家一級美術師 ,中國美術藝術家協會會員,中國青年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古代懷素書法藝術研究會會員,中國書畫藝術研究會會員,集雅齋簽約畫家。

陳嘗石四尺橫幅山水畫作品《嵐翠滿山》

1997年2月,書法作品入編98墨緣書法精品臺歷。

1997年5月在首屆希望杯全國書法篆刻大展賽中書法作品獲優秀獎。

1997年7月山水畫作品入編香港東方文化中心書畫研究部98書畫精品鑒賞系列。

1997年7月書法作品入送首屆“鑫秀杯”全國書畫藝術大展,并被收藏。

1997年7月書法作品在第三屆“唐詩宋詞”書畫印展覽中榮獲銅獎。

1997年7月被南嶺書畫院聘任為特約書法家。

1997年7月國畫山水入選“長白山杯"書畫篆刻藝術大獎賽,獲三等獎。

1997年10月書法作品在97慶回歸當代書畫名家作品大展賽中榮獲一等獎。

1999年8月書法榮獲第二屆洗筆泉中國書畫邀請賽精品稿約精品獎。

1999年9月山水作品入選跨世紀和平杯國際書畫大展。

2002年12月書畫作品在首屆“華夏杯”全國中老年書畫藝術大展賽中榮獲精品獎。

2002年12月書法作品在“世界遺產中國”藝術作品大展中榮獲優秀獎。

2003年1月書畫作品在首屆中國書畫創作大獎賽中榮獲銀獎。

2009年獲中華名人全國美術作品大賽金獎及慶祝新中國60華誕全國書畫大賽華冠金獎。

2011年進修中國國家畫院,榮寶齋畫院程大利山水畫研究工作室。

陳嘗石四尺橫幅作品《石溪禪居》

繪畫的意境,是指創作活動中的形象思維而言。北宋文學家蘇軾打過一個比喻:“畫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者;急起從之,振筆直遂,以追其所見,如兔起鶻落,稍縱則逝矣。”觀物取象而后“胸有成竹”,想象、構思才能“見其所欲畫者”,而“兔起鶻落,稍縱即逝”,則意味著一個快速的表達過程,生動地概括了察物、造型、寫意一整套本領,其中包括著生活、立意、想象、形象思維、典型塑造:一環扣一環,有機地聯系著,凡能創意而非仿古的畫家,都有這樣的體會。

陳嘗石四尺橫幅山水畫作品《泉流春韻》

陳嘗石筆下的山水畫景象,并非自然山川的真實摹寫,而是“應目會心”,“畫由心而發”,作品融進畫家自身的審美追求和思想感情,灌注了畫家對生活、自然的真切感受和認識,體現了畫家主觀創作意圖,從而形成“山川與予神遇而跡化”的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這即是畫家想要書寫的山水畫的意境。意境不是局部的點畫,而是整幅畫面總體的情、意、趣、格,它表現出的美感是多種多樣的,或為清奇,或為空靈,或為渾成,或為綿密。一幅好畫,令你在一種精神境界里神游,得到充分的美感享受,這種美感形式即為意境。陳嘗石在他的山水畫創作中始終把握了這一點。

陳嘗石四尺豎幅國畫山水《青然苗祡》

陳嘗石的山水畫意境體現著物我為一的創造精神,這種充滿生機的創造絕不是一堆堆僵化、呆板的圖形。正如石濤所說:“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脫胎于予也,予脫胎于山川也。搜盡奇峰打草稿也,山川與予神遇而跡化也,所以終歸于大滌也。”石濤指出,這草稿中的奇峰已非客觀的奇峰,乃對景造意的產物,它經過想象和形象思維而成為物之我化,客觀之主觀化了,因此才可以說它脫胎于石濤,并為石濤所特有。這種由外而內、因物動性進而由內而外,寄情于物的過程說明了畫中意境建立的過程。山水畫意境的建立來源于生活及自然,但必須與主觀相契合,只有物我一致,才有情景交融。北宋范寬從汴京移居終南、太行山中,“對景造意”,“居山林間,常危坐終日,縱目四顧,以求其趣,雖雪月之際,必徘徊凝覽,以發思慮”,他認為“與其師人,不若師諸造化”。王國維說“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物我一致才能構成意境的靈魂。在這里“我”具有主動性和能動性。畫的意境有時是無法在生活、自然中直接找到的。有些畫比之生活原型有很大的改動,確乎在“似與不似之間”,卻更能讓你感到真實可信。陳嘗石在他的太行山對景寫生中,刪撥大要,凝想形物,進行藝術想象的提煉,畫面中那種太行山特有的山林氣勢,變幻風云,那種帶有感情色彩的取舍和強調,使讀者不得不嘆服畫家的意境創作。所謂“君子不以人知不知而敦道德,山川不以人遇不遇而興云雨”,陳嘗石營造的山水畫意境,有時就是依靠觀眾在想象中感受真情實感時所獲得,但不管多么玄妙的意境和神奇的形象,總是脫離不了最原始的自然形態和神韻。

陳嘗石四尺豎幅山水畫《青山新雨后》

中國藝術哲學一向崇尚自然之美,自然之美賦予詩書畫以意象,以理路,以靈性。龍鳳以藻繪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酌奇而不失其真,玩華而不墜其實。”(《文心雕龍》)而這種崇尚在自然與藝術之間必經過一座橋梁,這橋梁即心源。其心源注重闡發的是境的超物象性、超實用性、即注重消解經驗世界之實在性而追求心靈世界之無限性,亦即注重將人的整個經驗世界點化為一片靈心之流蕩。司空圖謂詩境為“象外之象”、“景外之景”,“韻外之致”、“味外之旨”;嚴羽則以“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花”闡詮之。此類都強調和注重審美意境的虛幻性、主體性以及令人神往的魅力和無限深遠之內容,繪畫亦然。而“曠然有會”之際正是美象出脫之時。看來,陳嘗石對此頗有意會。人心與自然萬物相融、共感、契合而產生的那種不可言狀的意會,不僅標識著主體意識的覺醒,也標識著“物”向心靈世界的切近。唯有在這份蘇醒與切近中,世界才能成為我的世界并以我所需要的方式向我呈現。

陳嘗石新品豎幅國畫《泉聲出翠》

畫家一旦進入“神與物游”則意象環生,以超功利的審美態度營構審美期待視野,虛懷以接納物象,品味、發掘物象。此即所謂“虛靜”、“心齋”,“疏淪五藏,澡雪精神”,“據梧冥坐,湛懷息機”,“收視反聽,耽思傍訊”,以至“澄懷味象”。如卡西爾所言:“藝術家的眼睛不只是反應或復寫感官印象的眼睛,它的能動性并不局限于接受或登錄關于外部事物的印象或者以一種新的任意方式把這些印象加以組合……而在于他從這種靜態的材料中發現動態的有生命的形式的東西。”而“對景感懷,曠然而會”之際,正是畫筆、詩筆運斤成風之時。當劉勰拈出“窺意象而運斤”這一石破天驚之語來時,也就真實道破了創作的天機。陳嘗石的過人聰明處由此錘煉而出的新的繪畫語言,不期而然卻駛入了中國的傳統藝術精神之長河,符合了老莊哲學的大道。

陳嘗石六尺橫幅山水畫《江邊帆影》

陳嘗石山水畫意境之美既體現著客觀對象的實在性,也體現著主觀反映的能動性及表現方法的多樣性。他憑借著長期繪畫經驗在既扎實又灑脫的基礎上,使自己的作品融入強烈的感情色彩,這是畫家對大自然的真和樸的概括和強化的結果。山水畫是在特定的空間組織形象,構成意境,作用于人的視覺而產生感染力量,所以意境的創造離不開與之相適應的藝術形式。構圖、筆墨、色彩、虛實……諸因素是構成意境的基礎。新穎的藝術形式、技巧不僅有利于表達新的意境,而且它本身就能給人一種新鮮的美感,這是藝術形式相對獨立性所決定的。山水畫新意境的創造必須同時強調藝術形式、技巧的創新。我國古代山水畫家十分重視與意趣相應的筆墨韻致的研究。如鄭續《夢幻居畫學簡記》說:“意欲簡古,筆須少而禿”,“意欲奇幻,則筆率形顛”,“意欲蒼老,筆重而勁,筆筆從腕力中折出”,“意欲淋漓,筆須爽朗流動”等。強調新的意境創造,必須著眼于意趣、境趣、筆情墨趣及色趣的和諧統一,這是它們的相互依存關系所決定的,非此不能“臻于化妙”。陳嘗石在他的山水畫創作實踐中始終恪守古訓,體味把握畫面上每一個細節的筆墨韻致,追求筆精墨妙的山水畫藝術境界。其作品時而蒼茫古樸,撲所迷離,時而秀美空靈,逸趣雋永,體現了畫家的主觀審美藝術世界與大自然的造化鐘神秀的共鳴與相融。

陳嘗石六尺橫幅山水畫作品《紫氣東來》

陳嘗石師古不泥,畫境由心生發。縱觀陳嘗石山水畫無論是氣勢磅礴的宏篇巨制,還是充滿了文人氣息的雋秀小品——山水冊頁、手卷、扇面等都充滿了詩情畫意,顯現出或空靈、雋永、含蓄、蘊藉,或迷遠飄渺、奇妙幻境,或雄渾幽深、氣勢如宏的意境之美。

陳嘗石精心力作一丈二國畫《雨后清溪》

陳嘗石認為:通過事物的現象來認識事物的必然,并加以表現,乃是畫家長期的、畢生的追求。作為一名山水畫家應該不斷深入生活、感受自然、活躍想象、抒發情思,賦予作品以生命,寫出胸中丘壑,畫中之“詩”。陳嘗石正值藝術創作的高峰,我們期待畫家在未來的藝術創作中日新月異,創作出更多意境深遠,筆精墨妙的山水畫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