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油畫 > 楊飛云:學畫的要求

楊飛云:學畫的要求

更新時間:2019-06-16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307

對于畫畫,

從小我就喜歡,

這一路走來,

它一直伴隨著我,

并給了我無法言喻的樂趣,

也給我的生活增加了無以言狀的色彩。

所幸的是當這個愛好升成了

我專事研習的職業,

并和我的人生價值聯系在一起的時候,

那種本能的、簡單的自娛方式

就不足以承載這個意義了。

——楊飛云



楊飛云:1954年生于內蒙古包頭市郊區。1982年畢業后任教于中央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2005年調入中國藝術研究院。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油畫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油畫學會理事,北京油畫學會副主席,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學畫的要求

第一,學畫最基本的應該有天賦。

對這方面有特別的興趣。小孩的時候什么興趣都會去試一試,比如:唱歌、打球、畫畫和下棋等等。可能在哪方面受到的鼓勵多,孩子自己越開心越會表現得好,可是最關鍵的是有了興趣之后還能不能繼續獲得樂趣。

這個和性情有關系,說的簡單一點他畫畫的時候是否坐得住,好多小孩畫兩下就覺得別的東西更具吸引力。我感覺在繪畫上不但是需要鼓勵,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鉆進去。

有天賦,我個人感覺這一點很重要,“天賦”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是一個主導因素;另一個因素就是你后天的努力,再加上命運、機遇和機緣。可天賦是無法把握的,唯一能把握的就是勤奮和不斷按著自己的興趣點去研究、去努力做的事情。

如今很多學生就是這樣的,并不喜歡畫畫,因為文化課不太好,為了考大學,父母讓他們學畫畫,經過考前的培訓也能夠考上大學。考學要是使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比如說集訓,玩命按照一個固定的死模式去畫,短時間內也可以達到一定的效果,所以說可訓練的那部分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有沒有繪畫方面的一個特別的才能和天賦。





第二,需要經過專業的訓練。

總抱著興趣和愛好靠自己去摸索繪畫是很困難的。一個好老師、好學校可以幫他進入專業領域,因為學校傳承的東西并不是個人的東西,而是一個體系、是一代一代的積累過來的。

第三,自學也是可以自成體系。

能不能受到比較好的專業訓練是很關鍵的,自學也是可以自成體系,有的人去拜師,有的人自己去研究,都有可能達到好的效果。

楊飛云的父親既是美術、音樂老師又是別的課目的老師,他有很多的書,業余時間也畫畫,小的時候楊飛云在那兒玩他就在旁邊畫速寫、或是給祖上畫肖像、還會給學校畫宣傳畫,所以從小就受到這方面的熏陶,4,5歲左右就開始“亂畫”了。

真正的學習是在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后,小學畢業初中剛開始,學校里面所有宣傳美術方面的事就派給我做,那么楊飛云在學校里就有了一些長處。慢慢的開始接觸的比較多了,在這方面也越來越多的受到鼓勵。

正式的學習是78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開始完全接受學院式的訓練,比較正規、全面、科學的進入了一個專業繪畫的領域,也有了做畫家做藝術家的想法,為了這個想法我開始全方位的投入學習,所以這一階段是極其重要的。

從印象派與19世紀的寫實主義進入,一步一步地摸進去,30多年來游歷于歷代大師建造的博大精深的傳統里,潛心地學習、探究妙理,盡情地吸取營養使自己長大。

當我進入越多,就越感到自我的有限與可憐,我必須將自己打進去擁抱那真理。慢慢地我摸到了繪畫的源頭,這就是古典繪畫所折射出的光芒,它的內涵與魅力深深地震撼了我。





無須外在的壓力與要求,更不需要堅持、努力等字眼,忘掉了周圍的事物,不去看那些此起彼伏的時潮,我體悟到了“忘我”的境界比“有我”的境界更大,忘我不是無我,而是“我”的提升。

當我真誠地深入其中,用我的心靈與有限的智力去觸碰那無限寬廣的大智慧時,那讓我著迷的恩惠就賜給了我,我被深深地吸引,一種解讀繪畫奧秘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研習的興致倍增。

藝術無論是動人心魄還是悅人眼目,無論是提升人的精神還是震撼人的靈魂,那么這兩種藝術形式中的一個最根本的東西,從我自身的感受說,是我們今天這個時代最需要建立的。